確認偏誤:為什麼客觀證據並不能改變人的看法

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 是心理學現象,一個人會選擇去尋找有利資訊,忽略不利甚至矛盾的證據,來支持自己固有的想法。這解釋了為何兩個人,當面對同一證據,看法可以完全相反,並用這證據來強化自己的看法。這種認知偏差在一些情緒主導的事件、傳統觀念或意識形態上尤其明顯。

你可以這麼去理解,確認偏誤之所以形成,是因為我們懶惰。我們每天要接觸海量資訊,如果我們每事皆分析,查找證據,是很花心力的。於是,人偏向走捷徑,那做決定時便更省時,尤其當我們要在壓力下做決定。

我們也可以用以下圖像去理解:

史丹福大學有一實驗,一半參與者贊成死刑,另一半則反對死刑。然後,給予這兩組人閱讀一些偽造調查數據,這些調查數據結果,有一半是認為死刑有阻嚇力,另一半則相反。結果,大部分參與者皆維持原本的看法,並且利用有利他們的數據去支持自己的看法,忽視那些不利的。

曾經有心理學家,追蹤了一些邪教教徒,他們深信 1954 年 12 月 21 日是世界末日,即使過了這天,世界末日沒有發生,這些人仍然堅持住信念。

Beliefs can survive potent logical or empirical challenges. They can survive and even be bolstered by evidence that most uncommitted observers would agree logically demands some weakening of such beliefs. They can even survive the destruction of their original evidential bases.

Lee Ross and Craig Anderson

社交媒體的年代,資訊氾濫,比起過去,我們更易容找到能支持自己信念的「證據」。社交媒體公司的算法本身亦是一大問題,為了能令人逗留更久,於是算法顯示更多你喜歡的資訊,令人們陷入過濾氣泡 (Filter bubble) 裡,不斷看到與自己觀點一致的資訊,自以為很多人持同一觀點,進一步加強了信念。令情況惡法的是,有人會刻意製造大量假新聞,以操控人的想法,尋找真相就如大海撈針。

在投資方面,股神巴菲特曾經說過,人們最擅長演繹新的資訊,令他們之前的結論保持完整無缺。

What the human being is best at doing is interpreting all new information so that their prior conclusions remain intact.

Warren Buffett

我有時在想,互聯網時代,究竟是令人接收更多有益的資訊,還是變得更差了?一些經細仔思考或科學考證的客觀事實,是很花時間去撰寫的,但一些假新聞或能牽動情緒的資訊,卻很容易製造,並且大量分發。客觀事實被掩沒,究竟我們是變聰明了,還是變懶了變蠢了,這值得深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