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度工作談到深度生活

最近追看 Cal Newport 的部落格,他寫了一系列關於生產力 (Productivity) 的文章 [1 2],提出了一個深度生活 (Deep Life) 的概念,我覺得蠻有趣的,可以在這裡分享一下。順帶一提,Cal Newport 因疫情關係在三月開始日更起來了。

如果你不認識 Cal Newport,這裡簡單的介紹一下。你可能在 YouTube 上看過一支叫 《Quit Social Media》的 TED Talk 影片,講者就是 Cal Newport。他的著作是《Deep Work》這本書,主要講到這個世界太多令人分心的東西比如社交媒體,專注力就很重要,他也提到怎樣利用時間段 (Time Block) 去專心完成一件事,來提高生產力,這就是他深度工作 (Deep Work) 的意思。

有些人對 Cal Newport 用生產力 (Productivity) 這個詞語不高興,他更在最近幾篇文章展開了相關討論。很多人對生產力這個詞語的理解是在工業和商業層面,提高生產力,就等於企業對工人的剝削,來賺取最大利益。而 Cal Newport 在文章裡也釐清,他說的不是商業層面,而是個人層面。

個人層面上的工作,比如交稅、填表等,雖然是瑣事,卻也是一些無可避免的淺層工作 (Shallow work)。既然是無可避免,我們可以有系統地把這些淺層工作逐一去完成。所謂有系統,每個人都不同,可以是時間管理、生產力工具等,這樣可以降低花在淺層工作上的精力,留多點空間 (心理上或時間上) 去做其他事。

我們要著重的是生產「價值」(Value)。生產出有意義的東西,本來就是人的天性,而透過持續生產「價值」,從生產過程中獲得快樂。「價值」對不同人而言都不同,有些人視家庭、健康為他們的「價值」。

那什麼是深度生活 (Deep Life)?就是最小化淺層的東西,最大化深度和有價值的東西,這樣就把生產力、深度工作和深度生活的概念連結起來。有系統性地選擇什麼對你重要,什麼對你不重要,不要浪費精力在不重要的事情,刻意地 (Intentional) 把專注力 (Attention) 放在深度和有價值的東西。如果我們逃避生產,人生只會漫無目的,結果是不斷避免痛苦和盲目追求正面的化學物。只有擁抱生產力,才能培養深度生活。

其實深度生活的概念,跟極簡主義 (Minimalism) 和 Mark Manson 的《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的概念異曲同工,都是一個 Less is more 的概念,也是我一直相信的那一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