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改變 肺炎疫情的反思

我們對很多事都有固有的想法和做法,日子越久,這種固有想法和做法便變得更堅固,變成真理,我們不再去思考到底這些是否合理,可否進步。我們懶改變,我們不願冒改變帶來的不確定性,往往認為事情恆之有效,不改變就是最有效率,按系統做事,機械式地覺得如果 A 就是 B,這樣做就不會出錯。在肺炎疫情,有些事令我們不得不改變,這是讓我們反思的最好時機。

我們恐怕沒有米、廁紙和其他日用所需,於是去搶米搶廁紙,沒有想過到底是否需要搶,沒有想過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吃「飯」,總之就是人搶我搶,搶了也沒壞的心態。其實,沒有米,可吃其他食物,甚至自己用麵粉做麵,沒有廁紙,可用水來清潔。

有人做了同一份工作被裁員,很擔心是否能過活。他可能是老臣子,一生人就只做過這一份工作,學到的技能也只適合這工作,因此,他從不敢轉工,他怕找不到相同薪水的工作。這一刻被裁員,令他不得不為謀生想辦法。其實,他以前是不敢轉工,還是懶得一早裝備自己和學多些技能,作好轉工甚至轉行業的準備?

經濟停頓,自由工作者突然沒收入,突然發覺很空閒,原來之前一直只顧工作,甚至工作量超出需要,導致工作和生活不平衡。自由工作者就是想自由,工作量可自己控制,把工作排得密密麻麻的,是否合理? 其實,做少一些工作,對自由工作者也沒大不了,反而有時間去感受生活。

在家工作或不用上學,宅在家,玩完所有遊戲和看完所有電影,還剩時間,有些人選擇去整理家居斷捨離,或者學東西,做一些自己一直想做但推搪說沒有時間做的東西。其實,我們是否一定要把遊戲和電影排在前面,為什麼我們不把整理家居和學東西看得更重要?

保持社交距離,大家都在家工作和在家上課,面對面會議或教學都取消了,改成線上視訊會議,大部分人都把面對面的模式硬搬到線上,變成了多對多的線上視訊會議或教學。但這樣最有效率嗎?是否需要重新設計一下會議模式和上課模式

大家都搶口罩,發現原來全世界的產量根本不夠,於是很缺口罩。很多香港人開始自己製造口罩,包括設立生產線生產口罩,或研究可重用口罩,或設計適合 3M 呼吸器的 3D 打印濾罐。以前連香港人自己都懷疑自己不懂生產不懂利用科技,而事實上疫情下卻顯示出相反的結果,如果這些解決問題的能力能放在平時會變成怎樣?

今年愚人節沒有很多人在惡作劇,清明節很少人去拜山,其實這些節日沒了,原來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們一定要某一天去惡作劇?一定要某一天去掃墓?一定要某一天才對爸爸媽媽特別好?一定要某一天去瘋狂購物?其實,是否我們平時對先人不記掛在心,才要等到清明節才去掃墓?是否我們平時對父母不夠好,才要等到父親節母親節才對他們特別好? 瘋狂消費又是否只是商人宣傳的技倆?

疫情下,我們都改變了很多,這是迫不得已而作出的改變。恐懼和貪婪等這些極端情緒能促使改變,疫情下恐懼的情緒被推到高點,因此才出現這麼多的改變。但到底這些改變是否需要等到迫不得已才做?由情緒去推動的改變很難持續,我們不可能永遠都情緒高漲,這樣的心理不健康。有人說,極簡主義者 (Minimalists) 在疫情下表現得很鎮定,他們都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有時間、有空間、有意識地作出改變,以上提到的事情,極簡主義者平時一直都在反思都在做。Less is more 的法則,不單是斷捨離,原來還幫助我們不斷改變和改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