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心流狀態 高度專注的盲點

Flow,中文譯作心流狀態 (或者化境、神馳狀態) 是一種心理狀態,一個人很專注地做一件事,沉浸其中,並很享受當中的過程。在心流時,人會全神貫注,心無旁騖,不會在意時間的流逝,獲得一個「最佳體驗」,從中得到極高的滿足。

心流狀態於1975年由匈牙利美裔心理學家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提出,但這個概念其實一直都存在,例如在佛教和道教也有類似的概念,只是以其他的名字存在。當時,Csikszentmihalyi 對那些在工作中「迷失」的藝術家感興趣,於是展開研究。他觀察到有些藝術家,尤其是畫家,太投入他們的工作了,甚至廢寢忘餐,Csikszentmihalyi 稱這個為心流狀態。至今,這個心理學理論被廣泛應用 (我寫過關於深度工作冥想也有類似高度專注的概念),人們尤其對其應用在學校和商業世界感興趣。

心理學家發現,人每秒只能處理 100 bit 的資訊,這看似很多,其實不是。舉例說,用英語談話時大約佔用了每秒 60 bits,這解釋了為什麼上課和上班時聊天會令人分心,難以專注原本的課堂和工作。用電腦作比喻,腦袋就好像 CPU,能處理的計算有一個極限,當 CPU 用量到了 100%,便不能處理其他計算了。心流就好像 CPU 的 100% 用量都用在同一件事上,其他人、時間、分心的事、甚至身體需要,都沒有空餘的 CPU 運算能力去處理。

好的方面,能全神貫注做一件事,工作會很高效的,而且過程當中會得到很大滿足感。可能你作為學生也試過溫習溫得很專注,連飯都忘了吃 (我試過)。或者工作得很投入,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還嫌時間不夠想加班 (我試過,不過我當然要制止自己加班工作)。

如果玩社交媒體、玩電玩、看電影過於投入,連飯也不吃,身邊的人也不理會,這算不算心流?這個情況也讓我思考了一會,表面特徵其實很像,但欠缺了一個重要元素,就是過程當中應該要經歷挑戰、受苦、訓練技巧,從而得到能力的提升。例如有溫習、工作、運動、畫畫、彈琴等,都是一個訓練技巧的過程,但玩社交媒體、玩電玩、看電影本質是不用去用腦袋 (即沒有用 CPU),使你著迷的,是那不斷視覺、聽覺和感觀刺激,而過後卻有一份失落感。當然,如果你把電玩當作為電子競技,而非純粹的感觀刺激,這可能又是另一回事。

太投入一件事,不論事情有多好,連飯也忘了吃,這樣對身體不好,如果不能抽離,亦錯過了人生中其他重要事情。我也曾墮進這個陷阱,例如想營運一個 APP,我知道有很多方面要兼顧,例如推廣、理解用戶需求等,但很多時也不由自主地只投入去做開發,寫代碼可以廢寢忘餐 (我俗稱 f**k the code),過於沉迷寫程式得到的滿足感。事實上,應該抽身去看,甚至想想究竟這個問題是否需要一個 APP 去解決。再抽離一點的話,再問問自己,是否有其他問題更值得我去解決呢?望遠一點,發覺原來有很多可能性,之前居然沒發現,只因為太過專注所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