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 疫情中開考 談香港考試制度和大學畢業

DSE (中學文憑試) 因疫情延期,最近終於開考,作為曾經在沙士中戴著口罩考高考的人,那是一個難忘的經歷。最近在討論區有人說間中會發惡夢 (雖然我說自己不玩社交網絡,其實我有時也會偷看一下):夢裡自己要去考試,但發現原來沒有溫習,於是感到很不安,醒來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畢業很久了,根本不用考試。很多網友竟然都有發相同的惡夢,而我也是其中一個,這反映了什麼?我對自己說,這簡直是創傷後遺症,我已經是考試制度中的勝利者,連我也會間中發這種惡夢,你可以想像其他人會怎樣。

我這裡不是要勉勵學生,什麼「努力加油」,這不是這個年代學生想聽到的東西,我這篇文章只是想抒發一下我對香港考試制度的一番體會。考試在華人社會從來都是很重要的,小時候身邊的人就叫你努力讀書,將來找份好工,安居樂業。考試不及格,升不上大學,你就是失敗者,我們的社會就是有這種風氣。當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想法,這個想法便成真。看看公司是怎樣招員工的,先看看有沒有大學畢業證書,沒有的人就出局了。但大學畢業真的很重要嗎?是或不是。工作幾年後,那張你花了差不多二十年辛苦得來的大學畢業證書便報廢了,公司只會看你的工作經驗和怎樣「做人」,但完全沒工作經驗的人,這張畢業證書就是你的入場券。我對這種風氣很厭惡,不是應該要用人唯才嗎?英雄莫問出處?事實上,社會上能知人善任的人才很罕有,千里馬少,伯樂更少,退而求其次,看考試分數、看畢業證書便來得簡單方便。

我完全否定考試制度嗎?當然不是,外國不是也有考試制度嗎?但不見得好像香港學生般痛苦,長大後會發考試惡夢。作為一個懂得玩考試遊戲的人,我認為,考試成績確實反映了學生某方面的能力,例如專注力和懂得運用考試技巧,而我一直不相信有高分低能的人,因為考試高分的人,自然能把專注力運用到其他方面,亦擁有快速掌握某門知識的技巧,所謂低能,只可以說是因為太專注唸書,而忽略了其他方面,一旦有心去學,這些低能的方面對他們來說其實很易上手。但考試成績不理想的人,不代表沒有才能,相反可能某些才能是考試高分的人所沒有的。問題是,社會風氣沒有給這些人才留有發展空間,你要從企業階梯往上爬,必定要得到考試及格和大學畢業這張入場券。而外國呢?如果學業不理想,你可以去創業,做一些小生意也可存活,做一些藍領工作薪水也不低。在香港創業?你連租金也付不起。

外國考試制度是人生的其中一條出路,而香港的考試制度差不多是香港人人生的唯一出路。香港人對功課、背誦、贏在起跑線、考試就是求分數的執著,何其壯觀。令情況更惡劣的是,朝令夕改的教育制度,由我讀書年代的母語教學,我考的是會考和高考,我讀的三年大學,到現在變成 DSE 考試,變成四年大學,由訓練專才變成了訓練通才,增設了被我形容為多餘的通識科,把核心四科的中、英、數、通的重要程度提升,把數理科變成選修,難怪很多大學教授概嘆現在學生的數理水平大不如前。制定教育制度的人是否不懂教育,不懂把經濟發展方向和教育結合去考慮,還是根本在執行教育之外的其他目標?

可能你認為我過於理想,我的建議是不要把考試甚至是大學畢業看得那麼重要。可能你認為我是高材生,所以我說的是廢話,正如有錢人叫你不用把錢看得那麼重要一樣,但事實上我離開了上班族這條路,現在遇到任何新認識的人,我都不會主動說我的學業,以往考到多少個 A,什麼大學畢業,根本不值一提,亦不會影響我的人生。現在,網上創業變得容易,這繞過了香港高昂租金這個限制,你甚至不用住在香港。不要受制於社會給予你的個人身份,認為做某些事、走某條路是唯一選擇,我看現在的年輕人比我那年代聰明得多,應該懂得選擇一條適合自己的路。我有時會幻想,如果當年有人告訴我有很多條路可以選擇,我甚至可能已經像 Steve Jobs 在大學輟學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