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所有 我們才能自由地做任何事

最近看到這句話,覺得有頗有同感。

It’s only after we have lost everything, that we are free to do anything

Tyler Durden (Brad Pitt), Fight Club

這句話來自電影 Fight Club,Brad Pitt 飾演的角色 Tyler 說的,只有當我們失去所有東西,我們才能自由地去做所有東西。

這個和極簡主義 (Minimalism) 的思想很接近,很多時我們擁有得越多,越多羈絆,就越怕失去,正因為這種恐懼,我們會在意我們的想法和行動,怕一出錯便會失去所有。甚至其他人會利用這種恐懼,去控制你的想法和行動,其實這是多麼一件可怕的事。我從以下三個方面去闡述一下這句話:金錢、自我身份、生命。

當我們去思考我們擁有的東西,我們會第一時間想到金錢,或用金錢買到的物質,我們最怕失去的是為我們賺錢的工作。試想你為保住你的工作做了什麼?你有時見到公司有不好的地方,你不敢提出意見,少做少錯。你的公司文化是怎樣,你的行為便怎樣,你不想和你的同事不同,成為異類。你為討好你的主管,投其所好,說些他喜歡的說話,做些他喜歡的事。有人一生人打一份工,他的技能也只能應用在這份工作上,不敢亦沒有能力轉工。為了得到金錢,人寧願犧牲人生最重要的時間,被一份工作綑綁,令自己的想法和行動被約束。其實失去工作並不是可怕的事,失去工作後你才有更多時間發現你有其他選擇,你放棄了不需要的物質,你可以選擇薪水較低但你喜歡的工作,你會在公司提出意見,和你喜歡的同事相處,不刻意討好你的主管,你不再怕失去工作,因為你知道即使失去了這份工作,你仍有選擇。

自我身份 (Identity) 是其他人給予我們的,更是自己給予自己的。我們因自我身份去思考和行動,我們知道別人期望我們是怎樣的人,於是我們努力去飾演這個角色,這樣也限制我們的想法。社會風氣是人們要工作、賺錢、買房、組織家庭、退休等,於是差不多每個人都走這一條路,稍為令你偏離這條路的做法,我們都害怕去做。有人怕公開演講感到尷尬,因為他們怕別人的看法,覺得說得不好就破壞了印象,其實公開演講和自己一個人在說話沒有分別。有時我們明知兩人關係應該要斷開,但仍不敢撇清關係,因為我們介意別人覺得我們無情。作為內向者不說話的我,經常有人跟我說你這樣對人際關係不好,令我感到不安,到長大後我終於放開那種一定要刻意建立人際關係的想法,只在意最重要的關係上,只在意自己擅長的東西上,原來所謂的社交能力並不是你想得那麼重要。我們必需放下自負,不要想得自己很重要,到最後根本沒有人在意這種自我身份,而我們卻因自我身份而不去做我們想做的事。

大部分人都怕生命完結的一天,我們都怕死。我記得小時候我演講時曾說過,「人自出生就得到了絕症」,現在回想其實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可以說出這麼有哲理的東西。有些人得了癌症,心裡覺得很不安,甚至患上情緒病,顯然他們不明白我小時候已經學會的道理。我也不時會幻想如果自己患上癌症會怎樣?其實也沒特別,生活如常地過,我們每天也應該當是生命最後一天,活在當下。懼怕死亡,這是終極的東西,我認為如果你能克服這種恐懼,你沒有什麼是不敢做的。嬰兒沒有死亡的恐懼,他們對什麼都好奇,什麼都去學去做。少年時代的你,有沒有試過見到不滿意的事,想也不想就發聲。反而人長大了,意識到死亡,知道自己越接近生命的結束,越多東西不敢去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