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mscrolling 為什麼我們不斷滑手機 怎麼停止

2018年已有人在Twitter用Doomscrolling這個字,直到疫情爆發和BLM(Black Lives Matter)示威,Doomscrolling這個字開始普及起來,以形容因緊張與不安而沈迷追看社交媒體和新聞。其實早在2000年後已有doom surfing這個字去形容類似行為,當時用的是surf(上網瀏覽),而現在用scroll(在手機滑動)這個字,在手機流行的世界,用scroll更貼切。

2019年和2020年都發生了很多大事,美中冷戰、香港抗爭、CoronaVirus疫情、股災、國安法、BLM示威等,我們從不同的渠道接觸不同類型的資訊如新聞流、評論、圖像、影片、直播等,雖然Doomscrolling主要形容scrolling這個在社交媒體刷newsfeed的動作,事實上並不是說真的要有scrolling這行為,才叫Doomscrolling,Doomscrolling也不限於某平台(例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Reddit、連登、YouTube、新聞網站、24小時直播新聞),總之長時間沈浸於不斷刷新聞資訊,就等於陷入Doomscrolling無休止的迴圈。

Doomscrolling是一個不健康的行為,尤其對心理健康極為不好。即使我已戒除新聞社交媒體刪除了社交媒體帳號等,仍然有這種行為,我仍然會在YouTube上看新聞評論影片、看連登、看直播等。近來我嘗試去戒掉以上的行為,我寫這篇文章是要進一步提醒自己。

為什麼會有Doomscrolling這行為

Doomscrolling源自恐懼,在壓力、混亂和災難下,人的本能是尋找更多有用資訊,從而希望在這惡劣環境下生存下來。我們對事件的無力感會轉化成懼怕錯失(Fear of missing out; FOMO)任何新資訊,疫情下Lockdown留在家中,令Doomscrolling的情況變得更嚴重。但是,由於社交媒體的特性,我們只能獲取海量沒有上文下理的碎片內容,而算法控制了你看到的資訊,我們很難從這些碎片去重建一個完整的故事敍述。scrolling這個行為,由社交媒體公司精心設計,從而令你上癮,scrolling令你有獲得更多資訊的錯覺,而事實上你很可能只是得到感觀上的刺激(例如看到不安的畫面,或聽到一些偏激的評論),對了解整件事卻毫無幫助。我們都不想離開這些資訊,因為覺得離開等於沒有參與,會感到內疚。但沈迷刷新資訊只是重複提醒自己很不安,加深創傷。

怎樣停止Doomscrolling

  • 規定某時段看新聞,例如一天只看一到兩次,每次看半個小時
  • 加大接觸社交媒體和新聞的難度,例如用後要登出、刪除APP、取消追蹤專頁、關掉新聞推送
  • 專注行動而不是吸收資訊,既然我們有時間Doomscrolling,為何不把這些時間做一些實事和行動,有時間Doomscrolling某程度代表我們把行動放到較低的優先次序,這不是更加沒有參與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